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人道崛起第章踏上封王路的资格营养

2021-01-15 03:14:3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人道崛起 第460章踏上封王路的资格!

“五十个名额,不知道会有多少妖孽葬在征途中,根本走不到封王路的尽头,看不到广袤的人族大地。”

精神意志捕捉到城池中交织的意志,青阳桓两人心中逐渐沉了下来,封王路上的代价实在是超乎想象。

平均下来,西南疆土十三座人族王域中,每一座王域大概只有五六个名额。

然而实际上根本无法去用平均来算,甚至于可能某一座王域在封王路中将会全军覆没,没有一人踏上了封王路。

封王路,这是让当代武者足以御风直上九重天的无上大机缘,没有一位武者会眼睁睁的放弃,只会有更加强横和残酷的征伐。

青阳桓的眸子扫过古老的城池,这座城池同样彰显了岁月的痕迹,城中的武者各个血气雄浑澎湃。

从腐骨死域深处走出,他们两人来到了这座城中,至于那头苍鹰却是让其平安离去,作为三座人族王域交汇之地的古城,古城的底蕴可想而知。

如今死亡城的掌控者名为断天浪,封号乱魂,乃是一位强大的真一强者,传闻早已经参悟了生死,于五百年前入主死亡城。

不过如今死亡城往来的武者已经很少见到这位乱魂神将断天浪了,城中的运转皆是依附在段天浪手下的游侠在管理,哪怕如此也少有人敢在死亡城中撒野。

一位很可能境界横跨道真一唯我境界的大武者,竟然孑身一人占据城池为主,这在大荒中十分的少见,大荒中能够位列图腾境的游侠,就已经开始立族开疆,传下一方传承了。

到了普通的真一境武者更是如此,故此在大荒中,很少有真一境以上的游侠闯荡大荒,这已经有资格作为一方侯部立足之主。

大荒中的部族,除却血脉维系的血脉世家,实际上还有一大部分便是普通聚合的部落,这样的部族乃是以万千血脉族人相互聚合在一起生活繁衍,而形成的的部族。

这样的部落大都族民数量众多,血脉斑驳,然而相比于血脉传承的部族多了一份活力,少了一份约束。

在大荒中,每一天都有游散的族人汇聚在一起,组成一座新的部族,同样每一天也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部族,被异族冲击,或者受到天灾人祸,彻底葬于苍莽大地。

可以说能够在苍茫大地上生存下来,已经是殊为不易,如今的人族大地,四面强敌环绕,哪怕是人族同样有盟族,然而无尽岁月下来,万族相互征伐,关系早已经错综复杂,族与族之间,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朋友。

“现在封王路还没有完全开启,这种预热就已经如此的狂野,你看那古战车上的辕柱上那颗异族的头颅。”

青阳桓的眸子盯着古城外扭曲的虚空,滚滚而来的暗金莽纹战车,狻猊拉撵,甲士驭车,这样的盛威可不是普通部族可以拿出来的。

“真一境的蟒妖!”

倏而,圣颜天女轻轻发出了声音,不过随即又摇了摇头,说道:“蟒蛇化龙,这是龙蟒族的真一强者,至少是真一境第二步的强者!”

“在看看战车四周悬挂的那些编制方案正在制定脑袋!”

“血族,天狗族,青蟒族,风灵族,每一个至少都是图腾境三重天的强大生命,有三分之一音应该属于真一境,这么说他前来的路上受到了异族的截杀,而且不止一波异族!”

秋水般的眸子中露出了凝重,那十多颗脑袋对于他们来说也算不的什么,但是所透露出来的其他,却是让两人想到了很多。

人族封王路,并不仅仅只是人族的事情,诸天万族中绝对有更多的大族,同样在期待着这样一场饕餮盛宴。

“辕古鸿!”

暗金战车滚滚而来,倾轧了虚空,让整座死亡城都陷入了漫天轰鸣中,突兀的城中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是断天歌!”

听到这响起了的声音,城中有武者立刻就知晓了出声之人的身份,死亡少主断天歌,一曲觞歌断人肠,歌歌之下尽白骨!

断天歌,当代死亡城主断天浪嫡系血脉,在其四十三岁之时就堪破到了真一境,如今已经过去了十余年,没有人知道其已经走到了哪般境地。

可以说对于将要踏上封王路的诸多武者来说,这些在五十岁之前晋升真一境,而且又历经数十上百年沉淀的武者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封王路开,以同阶异族头作为踏上封王路的垫脚石,斩杀了几个真一异族,也就这头龙蟒勉强算有点实力,辕古侯部的传承者越来越不行了,这样的实力还想要争锋封王路,”

霸道的声音横贯了整座死亡城,直入云霄深处。

什么!

声音如雷,让城中的武者的一下子静了下来,没有想到踏上封王路竟然还有这样的规矩!

“断天歌,数年之前未能一战,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几斤几两,够不够资格踏上封王路!”

滚滚而来的战车中,一道更加狂野的声音响起,若天雷炸响,让城中不少武者耳边嗡鸣。

呲啦!

虚空中撕开了道道大裂缝,朝着死亡城冲刷而去。

哐!

顷刻间,一道铿锵声音贯穿虚空,宛若天钟撞响,震人心魄,无形的气浪气浪在死亡城中央上空炸开,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交手了!”

“辕古鸿和断天歌交手了,这封王路还没真正的开始,两人的火气就上来了!”

这一刻,整座死亡城中,声音交织杂乱,不少武者皆是朝着城中高处而来,甚至驾驭各自的座兽破空之上,想要找到了一个好位置,看看两大青年强者的交手。

“断天歌在数年之前就已经跨入了血肉衍生境,更是在死域深处斩杀过一头真一境的大凶,不知道这些年究竟有没有进步,至于辕古鸿一直以来都是在部族中修炼,外界很少有关其传闻。”

死亡城上空空气快速的凝滞着,恐怖的气息交织动荡,如同汪洋中的大浪,一浪接着一浪朝着四周拍打。

不过似乎城中受到了某种伟力的加持,任凭两道恐怖气息的冲击,城中的石阙楼阁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好在青阳桓两人所在是石阙足够高,可以轻易的看清楚虚空之上的场景,此刻死亡城中的武者可以说倾巢出动,凌空而立,全部朝着上空看去。

在死亡城上空地方,足足方圆数里之地没有外人踏立。=。

在这座虚空中,一辆暗金色的战车悬浮天地,在战车的对面是一道黑袍身影,背后背着一柄雪亮的银刀,除此之外全身上下别无长物。

咚!

甲胄交织撞响,音波让凝实的虚空变得一下子松了下来,紧随着战车上踏下了一道身穿红色战袍的青年武者。

就这样两道身影相对而立,威压盖世的气息流淌在天地之间,咋一看上去两人的气势并不强势,然而全身上下每一缕的气息,都恰到好处的流转着。

石阙中,青阳桓双眸微眯,虽然没有深入战场中,但是游离在外的精神意志,却是让他将面前两人的对峙洞悉的一清二楚。

两道身影对于自身气息的掌控,已经达到了一种如火纯青的地步,甚至于连精神意志的流转,都恰到好处的控制在了身躯周围的地方,没有对其他观战的武者造成心灵上的威压。

这是对于自身所拥有的力量的绝对掌御。

“这才是同辈之中的绝顶强者,没有丝毫的气息泄露,就让我感到了威压!”

“同为真一境武者,为何两人会如此之强!”

青年武者在兴奋的交谈,老一辈武者眼中露出一抹挫败,不过能够看这样强者的交手,绝对是不小的机缘,或许他们一辈子都无法达到这样的境界。

“一招!”

看着辕古鸿,断天歌一袭黑袍如山岳般沉寂,眸光更像是经历了漫长的岁月。

锵!

一声铿锵,这刹那间所有人恍惚听到了一曲古老的天歌在吟唱,此外就看到了一道银光如闪电洞穿了虚空。

太快了,快到了哪怕是精神意志都捕捉不到!

断天歌的刀已经出鞘!

这一刻,以两人为中心,方圆数里的虚空都在道光的冲击之下,变得扭曲起来,恍惚之间虚空破灭,空间化为灰白色的气浪。

等到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后,就看到了断天歌面前立着的辕古鸿,身躯移位,右侧脸颊上,一缕青丝随风飘荡,淡淡的刀痕渗透出一滴殷红的血。

败了!

败的干脆彻底!

仅仅只有一招!

石阙中,青阳桓双眸露出了凝重,相比于虚空上的两道身影,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同为天骄,越阶而战自然不在话下,两人的战力实在是恐怖异常,对于自己精神意志和力量的掌控也超出了预料。

真一境武者举手投足之间可以轰这时气温已开始回升碎虚空,破开洞虚,然而让断天浪的刀在出手的刹那,横跨了数里虚空,竟然仅仅保持着破开洞虚壁障的临界力量,直到降临到辕古鸿身上的刹那,方才整个爆发开来。

真正走到了王域,让他愤愤离去。一些带孩子的家长才明白,真正的天才究竟是多么的妖孽,强大如斯,随心所欲的掌控自己的力量。

孩子为什么会积食
杭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多少钱
成都子宫性不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