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伏龙第九十六章整顿山门营养

2021-01-15 03:16:14|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伏龙 第九十六章 整顿山门

一间陋室,一灯如豆。陆羽盘膝而坐,一具乌黑的傀儡放置在了身旁。陆羽一拳轰去,竟然只出现了一道白痕。

“果然不错”,陆羽满意的点点头,要知道陆羽现在的攻击力一拳下去就是一块生铁他也能砸碎。没想到这具傀儡只是留下了一道白痕。这具傀儡当然就是上次陆羽和二姐从魂厉那里抢来的。陆羽一直没有时间去处理它,现在有些空闲自然想到了这一茬。

虽然很是鄙弃炼魂宗,见人就想夺取别人的**炼制傀儡的行径,但是一具已经炼制好的傀儡陆羽还是不会舍弃不用的。

如此一具日轮转境界的傀儡,绝对是一个好的打手。

“可惜了,居然没有找到炼魂宗的傀儡控制之法!”陆羽翻遍空间容器,可是却是了所获。

“陆爷爷,你可知如何控制这傀儡?”陆羽问道,遇到这种难题自然要交给自己的导师。

一尊模糊的身影浮现,看着这具傀儡,禁不住摇头。“炼魂宗果然是垃圾宗门一个,一个傀儡居然炼制的这么差。”

一听此言,陆羽一喜,“这么说,你知道如何控制这具傀儡了?”

“这不废话吗?一具小小的傀儡也会难住我?”陆爷爷一脸不屑。

“那是什么办法呢?”陆羽急切的问道,要是了解陆羽的底牌绝对会多出一张。

“傀儡都是靠一个指挥中枢控制的旗下多个楼盘都陷入烂尾困境。另据在包头调查,里面有魂厉的一缕神识,所以魂厉就能控制它。现在魂厉已死,这具傀儡就是一件主之物。只要你把自己的一缕神识侵入到指挥中枢不就可以了!”

陆羽语,翻白眼道,“陆爷爷你这是成心逗我玩是吧!你明知道我神识凝聚,现在根本就法做到神识外放。你这个办法有不就是没有吗?”

陆爷爷一耸肩,“这是你的事,关我什么关系?”

陆羽实在是想骂人,这不是拿自己寻开心么。陆羽奈,看来还得先想办法让自己恢复神识啊!

可惜,千叶草的叶子自己现在一片都没有了,要是再有个四五片,神识绝对能恢复到以前那个规模,当然这只是讲辐射面积并没有讲质量。

陆羽奈只好闭目,吸收龙晶里面的精气,以图可以尽突破到聚气八层天。修炼,时间总是不值钱的东西,转瞬一个月就过去了。

东峰管的很是松散,平时自己四人几乎都是互不打扰。这一个月虽然陆羽天天练功不辍,但是欲要突破聚气八层天倒是有些显得不怎么可能,聚气七层天到聚气八层天需要的天地灵气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是拥有龙晶也不可能这么。

那小拇指大的龙晶现在标普下调三家欧洲银行评级变得只有指甲盖大小了,但是陆羽却是没有感觉到突破的征兆,现在陆羽倒是怀念以前那高速修炼的日子了。

不过,这些天陆羽也不是然没有进展。起码现在陆羽的神行已经彻底悟透了,速度比以前了三倍不止。惊天九叠浪虽然还是只能把力量压缩到三股,但是威力却是比以前提升了不少。

现在,魂厉在自己的手上绝对撑不过十招。

在东峰陆羽也是天天不懈的找寻所谓的万法引诀,一个隐秘的山洞,一棵枯死的树洞,甚至是连那一群黑鸦的巢穴,只要是陆羽能够想到的陆羽都翻了一番,但是结果让人失望。不过,陆羽也没有过分强求。陆羽知道这种事讲究一个缘分强求不来。

行走在山径,漫目的的看着那枯树蒿丛,一只野兔悄然蹦了出来。这让陆羽很是语,没想到堂堂仙峰居然没落至此。

一个石子飞出,一只野兔应声而倒。一堆篝火燃起,不多时兔肉香气就四散而出。兔肉被炙烤的金黄,滴滴油腻滴到火堆里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

兔香弥散,食指大动。陆羽不断地咽着口水,可惜还差了点火候。不然陆羽早就三下五除二消灭个干净。

陆羽想起了自己在苍茫山脉祸害兔子一家的事,看来我和兔子还真是有缘啊!陆羽不断遐想,不过不知兔子知道了会有何感想。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堂堂清虚五峰之一的东峰竟然沦落到俗肉飘臭,野火丛生的地步了吗?”

陆羽斜眼一看,才知道居然是“故人”。此人龙行虎步,七八人相拥,俨然一副老大的架势。宝衣猎猎,随风而动,头颅扬的很高,超然凌世。此时,正一脸不屑的看着自己。

“哦,居然是秦振啊!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你居然混的人模人样了,不过一切都在意料之中。”陆羽闻了闻兔肉,“想吃?不过我并没有请客的打算!”

陆羽不理他,只是专心致志的烤着兔肉,时不时的咽下一口口水。

对于陆羽再次看到自己的表现,秦振想了数种,可是没想到陆羽竟然对他直接选择了视。这让他产生了不小的挫败感。这半年来他拼命修炼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一报前仇,把陆羽踩在脚下吗?

“俗肉飘臭,野火丛生,也唯有你东峰这一份儿吧!”秦振后面的一个男子道,对于陆羽也是很是看不上眼。

陆羽眼睛一扫,“你是谁?你凭什么在我东峰歪歪唧唧。香喷喷的兔肉你尽然说俗肉飘臭,那你又是什么?臭皮囊吗?”

那人虽说现在和秦振一起来,可是他却是南峰的一位天骄,而且叔父还是南峰的一位长老,背景也是极其不小。这一段时间清虚完都是关于陆羽的传言,燕尘也是次次在他的面前提及陆羽,而且每次提及陆羽都是怨毒比,这让他一阵不爽。今天秦振邀请他一起来找陆羽麻烦,两人就像是蚊子遇到了狗屎,一拍即合。

没想到一个入门才短短一个月,而且还是东峰这种垃圾峰头的人居然敢挪揄自己,违逆自己的意,甚至骂自己为臭皮囊。当即勃然大怒,“清虚五峰,向来齐名,你竟敢在东峰上弄得乌烟瘴气,臭气熏天。简直有辱清虚美名!来啊,给我拿下,押送到南峰受审!”

陆羽一怔,这是哪看能否找个打杂的活。儿跟哪儿啊!“少给我扣大帽子,不过是烤了一只野兔而已,你们想吃自己去烤不就得了?想吃兔肉也不至于用这样这样的下三滥手段吧!”

“花言巧语,来啊,给我抓起来押到南峰受审!”

一语落,后面的几个人就是一哄而上。“奶奶滴,真当我东峰人么?今天我陆羽就好好整顿整顿山门!”

陆羽身子一弯,抓起一根烧火棍,脚步一错就是窜到那几人的旁边。烧火棍冒着白烟,陆羽信手一挥,就留下一道道白影,火红的柴炭是划下一道红痕。

烧火棍在一人眼前一撩,那人吓得一缩。陆羽乘此出手,一脚把那人踹到了几十米外。陆羽一个翻身,又是接连几脚就把剩下的几个小罗罗踹的像是下人雨一般从天降落。

陆羽一步步走向剩下的两个人,秦振一阵心惊。没想到陆羽进步也是这么大,不过又是自我安慰道,“没事的,有姐姐的丹药支持我现在已经是聚气九层天了,他才聚气七层天,我不可能输!”

“给我去死吧!”

秦振和另一个人同时出手,把陆羽围在中央。两人出拳速度极,动如风,留下一路残影。

“打中了!”可是还没来得及高兴,两人的拳头就一下子穿过了陆羽的躯体。“是残影?!”

“该我了!”

陆羽力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挥出两拳。砰砰!

两人应声而倒,在地上痛的直呻吟。陆羽的拳头威力何其大,就是生铁也能打烂,何况是一般的血肉之躯?陆羽跑到几人面前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畜生,我的叔父是南峰的长老,你不能如此对我!”那个先前很是嚣张的人凄惨的叫道。

“好啊,堂堂清虚,你居然公权私用,搞得清虚乌烟瘴气该当何罪?”陆羽喝骂道,但是脚下却并没有停,几脚将他踢成了猪头才解气不踢了。与此同时,却是原话奉还,就准你给我扣大帽子我难道就不能给你扣大帽子?

那人听得气的脸像是猪肝色!你你你,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秦振是恨得双眼要喷火了,奈何悲哀的发现自己聚气九层天居然依旧不是陆羽的对手!

砰砰砰!

陆羽十指连点,三下五除二一下子部把这几个人的经脉部给封了起来。

“陆羽你干什么?我劝你好还是赶紧把我给放了,我可是南峰长老叶天寿的侄儿叶飞宇,你擅自扣押我,我叔父是不会放过你的!”叶飞宇大叫道。

啪,陆羽一耳光扇去。“你问问秦振,以前他说他老爸是城主我怕过吗?”

“几个屑小居然胆敢闯我东峰,今天我就要好好治治你们的罪!不然,堂堂清虚的美名还不是被你给败光了!”

“你你你陆羽我是南峰的,你东峰没有资格治我的罪!”叶飞宇大叫道,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刚才是谁嚷着要把我押解到南峰去审理啊?按你的逻辑,你南峰就可以审问我东峰的人,我东峰的人就没资格审问你南峰的人?你这逻辑可真是奇怪啊!”陆羽似是好奇,一脸疑惑的看着叶飞宇。

叶飞宇脸一红,恨不得撕烂自己这张嘴。但是他还是争执道,“区区东峰,乌烟瘴气,杂草丛生,怎么能够和我南峰相比?”

“哦?本来还不知道如何处理你们几个的,但是听你这么一说我忽然就知道了。谢谢你啊!叶飞宇。”陆羽的嘴角扬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在长期的和平环境下沈阳前列腺炎治疗哪家好
上海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费用多少钱
西安治疗早泄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