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透视村医在花都第章无尽的愤怒营养

2021-01-16 03:15:54|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899章 无尽的愤怒!!

陈帆正思考间,忽然,一股寒彻心骨的杀意骤然浮现,让他瞬间如处极寒冰窖当中,他下意识地紧握神月弯刀,目光四处寻找敌人,主要以景点目的地为核心然而却一无所获。

然而,这种杀意越来越浓,甚至连陈帆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惧怕,这种惧怕,来自与灵魂深处的心灵征兆。

“怎么回事?”

陈帆喃喃自语,透视眼运用到了极致,但这一处的空间,处于山峰很深的地方,透视眼根本看不到多远,周围一片混沌。

陈帆将九珠一招,九珠滴溜溜的回到手上!

“难道是巫山神婆?”

陈帆心生暂退的想法,毕竟这里太过诡异!

陈帆刚将九珠收起,却见灵井当中浓郁的灵气开始井喷,并且向上攀升,向上方的巨大乌鸦之嘴汇聚而去。

“不行,既然来都来了,没理由就这么白白的离开!”

陈帆目光盯着灵井,眼中露出一丝决然,他纵身一跃,笔直的跳入到灵井当中!!

“呼!”

刚一入井,陈帆就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奇妙的空间,不能上,也不能下,浓郁的灵气,宛若实质的水一样,让他每呼吸一口,身上万千毛孔都无比的舒坦。

“全力运转功法!”<中国移动为了布局移动互联市场/p>

陈帆索性抱元守缺,紧守灵台!

霎时,陈帆只觉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所有的灵气,向他的眉心蜂拥而去,神海深处的紫府灵井大开,像一头贪婪的梦魇,灵井中的灵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消失!

而陈帆的身体,此时则比平时膨胀许多,脸上一阵涨红,就像被什么撑起来一样。

“给我吸!!”

陈帆现在处于极大的痛楚当中,以往是灵气不足,修为进展缓慢,但他现在却像一个吸氧的人得了过氧症一样,仿佛随时都会爆炸!

太素灵经全力运转,依旧无法疏导过度的吸入灵气,陈帆一咬牙,索性修炼起六壬金身诀,很快,他的肌肤表面开始出现一层黝黑色,并且逐渐向铜色进化,就连血管,都开始出现了铜色。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陈帆就将六壬金身诀,练到了第三层!!

此时此刻,他感觉身体里流动的血液,犹如喷发的岩浆一样,灼烧着他的五脏六腑,隐藏在五府之内的杂质,再一次被淬炼,血液得到了质的飞跃。

“咔咔!”

陈帆的十指关节开始发出咀嚼的古怪声音,这是六壬金身诀开始修炼第四层时才会出现的奇怪现象!

第一层:精!

第二层:气!

第三层:血!

第四层:骨!

六壬金身诀的强化,是由内而外,与外家锻体功夫截然不同!

他鼓胀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原状,皮肤的古铜越加明显,就像特意晒过日光浴一样,脸上皮肤比以往稍微黑一点点,可看上去更加的健康!

现在,陈帆开始尝试修炼第四层,但是,灵井中的灵气,却在这时如一阵风一样迅速地淡去!

“可惜了!”

陈帆暗暗叹息,不过他心中的遗憾,一闪而逝,做人,不能太贪心,他已经获得莫大的机缘,而且,紫府吸纳的灵气,比他自身吸收的,不知道多了几百倍!!

灵气存储在紫府,迟早,都可以被他吸收!

现在,他必须得离开了,因为陈帆感觉到,那种杀意不但没有消散,而且越来越浓!

敌人,也越来越近!

陈帆并不惧怕敌人,但他现在的身体刚刚吸纳了太多的灵气,需要一个调息的过程。

“走!”

陈帆身影化作一道残影,出现在灵河连接的地方,他手一拍,轻易地将一块一米多厚的冰块捣碎,彻底封住了隐藏的洞口,陈帆又随手一挥,用灵气卷起的细风将人为的痕迹抹去。

做完这一切,陈帆向来的路,快步的逃跑。

几乎就在陈帆走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身黑色黑鸦服饰的巫山姥姥从黑鸦神像凭空出现,她瞥一眼早已变了模样的下方,身体瞬间化作一团黑影,十几丈高的距离,就这么闪现般地出现在灵井之口!!

她枯瘦的手往灵井一伸,长长的指甲犀利如刀锋,可她的手,却颤抖如蜂翼!

她的眼睛,瞬间布满恐怖的血丝,凹陷的眼睛凸了出来,她唰的一下收回手,身影嗖的一闪,出现在两条断裂的巨蟒身边,她的手,再一次抚摸在早已冰凉的巨蟒躯壳上,一寸一寸的移动。

她的身体变得僵直,目光移向空间的其他地方,墙壁上的血摊,但总体看来地上的腐骨,遍地的毒液,黯淡的九块玉石,早已不见的神侍七人众!

唯一活着的,是几十只红目鼠,它们不但不惧怕毒液,反而贪婪地吸吮着巨蟒的残肢!

“啊啊啊啊啊嘎!!!!”

一声苍老,犀利,绝望,愤怒,如黑鸦,如厉鬼的声音形成一个强大的音波,向四面八方震慑而去。

霎时!!

空间碎石横飞,血肉乱搅,几十只红目鼠,生当当自有品牌羊绒商品上线电商资讯生的被音波震碎成几十团血雾!!

石壁上,稍微有些风化石头滚滚而落,上方,悬着的钟乳石掉落十几个!!

就连巨大的黑鸦神像,也发出一阵风蚀的声音,横跨的石桥,咔咔咔一阵之后,断裂成几十节滚落下来。

地在颤抖,山在震动!!

回音绵绵,无数冰雪横飞!!

巫山神婆,一啸之威,恐怖如斯!!

她的脸,犹如石块风化一样,迅速的龟裂,裂开,皱纹,爬满额头,眼角,整张脸,延伸到脖子,她年轻的容颜,迅速消散,身体逐渐佝偻,皮肉在流逝,整个人,小了一大圈,宽大的袍子里,只有一双眼睛依旧血红,盛怒!

袖子里的双手,枯瘦如竹篙,真正的皮包骨。

一根黑鸦神杖出现,勉强支撑住苍老如枯木的身体,巫山神婆的喘息,微弱,缓慢,每一次呼吸,都让她单薄的身体前后地倾荡。

“怎么会……这样。”

嘶哑,苍老的声音响起,两排牙齿随即从布满沟壑的嘴里掉落出来,古老的神杖再难支撑摇曳的身体,巫山神婆像一堆白骨一样垂坐在断裂的蛇躯旁边。

仿佛这一刻,她连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了。

“是谁……”

(本章完)

成都龟头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无锡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乳腺癌患者可以只服他莫昔芬片来治疗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