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生活

广东作家群身上的岭南烙印永恒

2021-05-05 12:33:1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会议期间 所谓广东作家,从籍贯上看,大致有三类:一是完全本土的;二是青少年甚至童年从外省迁徙过来的;三是近 0年改革开放以后进来的。不过,虽然出处不同,但广东文化的一个特点是:英雄不问出处,笑迎八方来客。商场如此,文坛亦是。相应的,文学创作上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岭南文化的阴柔风格;二是相对低调的个人化日常视角。两者互为补充,相得益彰。 六十多年来的广东文坛,三大家是奠基石:欧阳山、陈残云、秦牧。《三家巷》写了革命,写了大时代,但最抓眼球的人物还是西关街坊的阿炳和区桃,他们的做派温润柔和,在历史 澜中葆有个性,作家视角也是个人化的;《香飘四季》整篇风轻云淡,珠三角水域的静谧与丰饶,没有西部的严酷,没有中原的喧嚣;秦牧的笔下更是鸟语花香,一派日常生活的亲切。 当然,阴柔还是广东文学的主流风格。张欣、张梅、黄爱东西、筱敏、梁凤莲的作品,除了女性视角以外,都是阴柔温润的风格,都是大时代背景下的“小气象”和“小视角”,不是金戈铁马,不是国仇家恨,即便大时代做背景底板,也是“破碎的 ”,也是“不在梅边在柳边”的叹息,也是“西关 ”“夏夜花事”,也是“幸存者手记”。几位外来入籍的女作家魏微、盛可以、盛琼、郑小琼、吴君等写广东本土的作品里,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岭南阴柔风格的影响。这块土地的风土人物,只要沾上,就自有气场笼罩。 貌似家常 其实深刻 或许也有读者质疑,外来作家吃珠江米喝珠江水,依旧写他的“童年记忆”,这块土地又给他们什么呢?我曾经在广州引进的外地人才中做过调查,当询问调到广州有何最大感触时,答案不外乎三点:一是经济宽裕,工资高,生活好,重休闲。二是人际关系相对宽松,不上家做客,不议论隐私,一般不道德评价他人。三是价值多元,观念包容,你可以当老板,也可以开一个小店,做点小生意,看重官但不唯官,看重商但不会为挣钱不要命,要面子但不会死要面子,可以成功但不一定硬要成功,“开心就好”是口头禅;千万老板不一定开豪车穿名牌,平常百姓也会一卡游遍天下;重吃不重穿,穿着烟囱裤照样进五星酒店,门童不拦,穿者坦然;你家财千万也不稀奇,我小本经营恬然自得。因此,在广州待久了,回老家不习惯,不知不觉,各种地域差异一下子都出来了 为啥?因为你正在变成广州人。 上一个段子说:“北京把外国人变成中国人,上海把中国人变成外国人”。同属“北上广”级别的广州呢,我以为“是一个把所有人变成广州人的城市”。也许,你并不以为然 其实你不懂广东人,其实你不懂广州人。他们看似随和包容,看似低调不争,看似不排外,其实骨子里有一份顽强,有一份说好了是坚守,说歹了是顽固的生活态度。这种态度基于日常生活,基于世俗人生中的点点滴滴,如此生命立场,貌似很家常,其实很深刻。 价值颠覆 岭南烙印 说到东莞、佛山、深圳红火了几年的“打工文学”,那些“打工作家”哪个不是带着故乡的价值观,来到举目无亲的他乡,碰撞再碰撞,从肉体到精神,伤痕累累,抚痛而歌呢?因此,由于改革开放,广东先行一步,从传统型的“熟人社会”,蜕变为典型的现代“陌生人社会”,来广东打工,来广东发财,来广东追求新的人生,迎头就是人生价值观的全面颠覆和调整!“人生不幸作家幸”,这种巨大的落差某种程度上成就了当代的广东文学。 再退一步说,你可以永远写你的“童年记忆”,但完成了“行万里路”的流浪漂泊过程,此时的创作难免或多或少带上了岭南的烙印。 (:王谦)

定西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沈阳妇科哪家好
天津卵巢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