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污染防治

亡灵阶梯第章软弱可笑营养

2021-01-15 03:15:4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亡灵阶梯 第526章 软弱可笑

“确实很不错,原本需要安排四个人的活,给他一个人全锯了,医生都说从没看到过干活那么麻利的,象伐木工锯28日上午木头一样快,还命令护工必须抽出空来在旁观摩至少一二例。而另外一个也很出色,让我们少听到了很多哀嚎。”雷格尔一副很严肃的样子,但说出来的话让人有点感到好笑:“都说女人让人迷醉,最好长醉不醒,没想到女人真能替代麻醉药。”

哪怕再累,也有人嘴角挂着笑意继续吃着。

斯内德为了鼓舞士气对着所有人道:“下午还会有一批伤员送到,我已经叫人去组织道一批肉、还有白面包、以及黄油。等干完了,再晚也开餐。”

此时能吃到那么好的东西,这当然是让人振奋的消息。

斯内德对着鲁道夫嘴角含着意味深长的笑:“大约你不清锯了多少了吧?锯下来的都放在外面,要不要待会儿吃完出去数一数?”

鲁道夫居然还点头:“那我一定出去数数,没数完前,千万不要埋了。”

此时程千寻领到了她的那份,士兵果然在她的餐盘里舀了满满两大勺的土豆烧肉。蔬菜都将整个罐头里的全部倒进去,面包都是双份的。

虽然她吃不了那么多,但还是感谢一声后端着走回了床边,坐在床沿边开始吃了起来,而鲁道夫也的盆子里也堆得满满的。

鲁道夫就近就做到了她的身边,和她一起坐着吃。

对鲁道夫终于的亲近,程千寻高兴地对着他笑了笑。

帐篷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是戈登。戈登用手绢捂着鼻子走了进来,眉头皱了许久才解开,他拿着盘子打饭,但士兵停了下来,看着斯内德。

戈登很是尴尬,也只有转而走到斯内德跟前。客气的问:“少校,请问我的饭菜可以在这里领吗?”从昨天下午开始,所有人都在营地里忙活,哪怕斯内德和雷格尔都是在营地里吃的。

斯内德嘴角依旧含着笑。不温不火地应对:“对不起,你的事情不归我管,我只管为伤员救护的医疗人员吃喝。你是谁接待的,请找谁去。”

这下戈登又皱眉了,但又没办法发火:“可他们又没有吃的,叫我来找你。”

“那么很抱歉,你还是要找他们,让他们给你做出安排来。”斯内德显然是在踢皮球,其实一个人的食物也可以均出来,现在盆子里就还剩下很多。足够再让七八个人打一份的。

斯内德微微昂着头:“或者还有一个办法,你可以一起来帮忙,反正目前你并没有其他的事情。”

“我也想,可。。。”戈登为难地道:“可我晕血。。。”

晕血,戈登居然晕血。程千寻简直都要佩服死天界这群人。队友一个个变成了另外一种人,变得那么*。

“晕血?”斯内德轻蔑地一笑:“你可是战地特派,怎么可能晕血?那么劳烦你大驾,屈尊去伤员那里,试着做一些能做的事情。”

戈登脸色苍白,还是很当真的点了点头:“我去试试。。。或许能报个信什么的。”

斯内德下巴往外撇了撇,意思那就请吧。

戈登出去了。当五秒都不到,外面传来了他呕吐的声音。

“他还真晕血,还是战地,他来干。。。”一个士兵忍着笑,看到斯内德犀利的目光不敢再往下说。

斯内德冷冷地道:“他再进来,就叫他去找负责他的人。食物是供应给为帝国付出或者服务的人熊治华帮忙办证是假,这是我说的也是上面的命令。”

程千寻等到斯内德出去后,找了个理由:“这里好闷,我出去透透气。”放下餐盘要出去。

鲁道夫伸出手拉住了她的胳膊,不用摇头就知道。他意思不要去。

可她无奈地笑了笑,还是走了出去,去看个究竟。

戈登没有走远,还在吐,样子又狼狈又有点软弱得可笑又可怜。软弱,从未想到“软弱”两个词会用在戈登的身上。

程千寻站在那里看着,心情很沉重,队友有点缺点很正常,人都会有缺点的,鲁道夫以前自私自利,踏着队友尸体往上爬。可缺点不是这样的,现在看来最成问题的是戈登,原因就是,他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包袱,甚至看到血都能晕、能吐。可以想象,当炮弹在头上飞的时候,他能吓得趴在地上痛得象孩子,动都不能动,就等着被人扛着走。

当然以前她还不如现在的戈登,可没有时间了,剩下短短的两个月时间,有可能让这个大少爷成为能和她并排作战的得力队友吗?

戈登狼狈地抹了抹嘴,出了营地,而大门口就是摆放尸体的地方,一排排的尸体整齐排开,大约三百多具。他背对着这些尸体,又吐得是昏天黑地。

她很想去说,可就生怕说错话,想来想去,还是应该找雷格尔,纳粹的事情,让纳粹自己去说,比她一个局外人更有份量。

看着雷格尔陪着斯内德从另外一个帐篷里出来,她犹豫着是不是要过去说。以前她肯定会当着斯内德的面说,可经常那么多事情,她明白,人并不是个个八面玲珑的,有时会考虑不周详。

斯内德一个回头,一下就看到了她。他的绿眸只稍微浮动了一下,就和雷格尔说了些什么。

雷格尔听完后走了过来:“放心吧,斯内德已经派人去问了。”

“你果然还是比较聪明的,没有急着说。”雷格尔左右看了看后,轻声道:“斯内德少校绝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说完走了。

程千寻发愣,她都还没想出什么理由来,斯内德就先办了。

回到了帐篷里,看到鲁道夫已经将他自己的一份吃得差不多了,而她的一份却没有动的留着。

于是她将自己盆子里的一些肉拨给了鲁道夫:“表哥,你多吃点。”近一个月的关押,鲁道夫瘦了很多,需要多补充一点。

鲁道夫发愣地看着她往自己盘子里拨肉,过了好一会儿,居然有点不好意思地喃喃:“不用,我够了。”但没有拒绝,他需要食物来恢复体力。

程千寻还小心翼翼地偷看了看其他人,对此大家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有的也只是羡慕而已,毕竟鲁道夫是她的表哥。

过了会儿,一个士兵过来,来找吃剩下多余的,说是给那个美国人打饭。

士兵走后,几个好事的议论了起来,程千寻从中也得知了一些。

戈登不管怎么说,可是美国人。美国大家都知道的,喜欢把鸡毛当令箭,哪怕死个大兵,也会弄成个国际争端。万一回去后表示不满,添油加醋一番,那可也算是比较大的报社。

趁着午后还又空,程千寻想了许久,得出了一个可能的结论,那就是一种微妙的关系了。

戈登是另外两个党卫军抓来的,也是他们留下的。他们其实说一声就行了,可故意让戈登去忙活,最有可能的就是看看斯内德打算怎么办。要知道他们的工作就是抓捕一切对帝国不利的人,还有就是将可能不利的人告密上去。万一斯内德给了戈登吃的,那么就不知道他们的报告里会写上什么了。

看似好象不可能的事情,却很有可能,莫斯科一个月都没有攻下来,柏林方面会越来越敏感。

但是斯内德不会让戈登饿死的,否则美国那里哪天想着来搞什么人权时,追究起来,其他人可以一推就是,毕竟斯内德是负责营地所有事物的。

所以斯内德就叫人去问,显然口吻是斟酌过的。

程千寻大致想出来后,觉得好累,真的好累。就吃饭问题也是个大问题,以后怎么样才能联合这四个队友,二个太厉害、而两个原本最有用的却一个比一个添乱。

下午时,来了五辆装满伤员的卡车。路上难走,这些伤员走了没多久,就实在走不动了。昨天运来伤员的车子连夜回去接第二批伤员,车子一大半在路上出了故障。

而这些伤员大部分只是轻伤,所谓轻伤就是四肢齐全、腿只是骨折中枪什么的、没有要锯掉的危险;内脏没少了什么;眼睛最多瞎了一只。

这些轻伤员并没有下车,拿到四个土豆,喝了。热水后,就跟着卡车走了。这样可以转到条件更好点的医院,而且能更加的远离前线。

需要敲晕的很少,程千寻拿着棍子打了好几个哈欠,最后扔下棍子回到帐篷里去照顾重伤员了。

陆陆续续的卡车,不断运来了伤员,等伤员拿到吃的后又走。烧饭的一直在忙着烧新来伤员所需的土豆和热水,发放的士兵们一直不断地将煮好的土豆和小杯热水递上去、再往喝完的金属小水杯里添水,直到了天黑。

后方的车子以及前方运送完补充兵力的卡车也过来了,营地里只留下了大约二百多个实在走不了的伤员,其余的能上车的都走了。

营地终于又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也飘起了肉香味。那些伤员自然也有份,但为了他们的“健康着想”分给他们的是加了昆山地区两家矿用汽车出口企业纯属民营蔬菜罐头的肉汤,这也很不错了。

戈登也来了,但失去了以往的自鸣得意的“风流倜傥”。接过餐盘后,跟着士兵一样,坐在地上就吃了起来,也不管身上的羊毛大衣,和原本笔挺的西装。

哈尔滨好牛皮癣医院
合肥白癜风治疗多少钱
昆明治疗早泄医院
友情链接: